[米英]Kiss Me Goodnight

注意事項:

1.此為APH國家擬人衍生作,CP為米英,請慎入
2.內文與一切史實無關



==============================







空蕩蕩的小酒館裡沒有半個客人,僅有一位沉默寡言的酒保安靜擦拭著酒杯,屋外傳來的雨聲與收音機播放的一首慢歌混合成了令人放鬆的旋律,趴臥在乾淨的吧台上,伸手戳弄一顆被用來當作下酒點心的堅果,輕輕搖晃矮胖玻璃杯裡的琥珀色液體,安閒的氣氛讓亞瑟不由得滿足的輕嘆一口氣。

天色漸漸晚了,雨卻沒有停歇的意思,望了眼兀自在傘桶內滴著水的黑色大傘,亞瑟決定留下來再坐一會。

酒館的門砰的一聲被大力推開,來人誇張的甩著自己的燦金色的腦袋,像是被雨淋得透濕的小動物般試圖把水分甩掉,亞瑟看了一眼那件鑲著毛邊的茶褐色運動外套,原本帶著溫和笑意的嘴角條件反射的一抽,別過臉去決定無視這位新來的客人,裝著正在欣賞窗外雨景的模樣,亞瑟悄悄的端起酒杯起身移動到窗旁的位置。

「這雨下得可真大!」

金髮的青年洪亮的聲音在酒吧內響起,而酒保似乎也笑著回應了什麼,只是很快便被來人滔滔不絕的話語掩蓋過去,一直維持著單手托腮側著頭凝視窗外的姿勢的亞瑟也忍不住豎起了耳朵,想偷聽他們究竟在聊些什麼,聽見青年向酒保要了一杯可樂,亞瑟皺了皺眉,然後在窗戶上映出的倒影中看見面帶燦爛笑容的青年正握著飲料杯朝自己的座位走來。

「亞瑟!你躲在這裡做什麼?」

「你認錯人了。」
 
「少來,h ero我是絕對不可能錯認你那兩道世界第一的粗眉的!」

......當初到底是哪個混帳把這個笨蛋養大的,馬上給我跳河謝罪去。

將視線再次投向窗外的大雨,亞瑟決定還是對阿爾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努力壓抑隨時會因為阿爾而爆發的火氣,一口乾掉杯中剩餘的酒,亞瑟又向酒保討了一整瓶的陳年威士忌,自斟自酌起來。

「上了年紀了還喝這麼多酒,對身體不好喔。」

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我聽法蘭西斯那傢伙說了,你前陣子病了好長一段時間,果然是人老了病痛就跟著來了啊。」阿爾擺出一副「你別說我全都懂得」的表情,一邊點頭一邊說著,「不像h ero我一樣年輕力壯,果然是歲月不饒人啊,對了,亞瑟你要是有什麼困難的話儘管向我求救吧,h ero我也不是小氣之人,肯定會盡全力幫助你的。」

喝了幾口可樂潤潤喉,阿爾又繼續說著,「不過在那之前,你可先別倒下了啊。」

「你*^&$&(髒話消音)到底是來作什麼的?」咬牙瞪向笑容依舊燦美的青年,亞瑟恨恨的磨牙。

「因為你已經連續翹了好幾次的會議,h ero我擔心你會病倒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所以趕快安排空檔過來看看你,啊......像我這麼善良的人,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吧。」

「我看你根本不是擔心我,而是存心想來把我氣到得心臟病。」

「叮咚叮咚--亞瑟你猜對了,真是厲害。」伸手捏了捏亞瑟有些消瘦的臉龐,雖然不如以往豐滿,但仍舊保持著滑潤有彈性的手感。

不耐的揮開得寸進尺的摸上自己耳垂的那隻大手,亞瑟瞪向那張堆滿笑容的俊臉,「我^#%%*(消音)當年的教育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教出像你這樣的笨蛋笨蛋笨蛋!」

「我現在這樣又有什麼不好?」燦爛的笑容稍稍縮減了幾分,阿爾不滿的反問。

「當然不好,根本是差勁到極點!該死的外星人,快把我的天真無邪又可愛又黏人的小阿爾還給我!」雙手揪上了阿爾的衣領,酒醉的完美紳士似乎不覺得自己此時的動作有何糟糕之處,他使勁搖晃著阿爾的肩,非要晃出個答覆才肯停手。

「究竟要到什麼時候你才肯把小時候的我忘掉?」壓低的嗓音帶著怒氣,卻一字一句都清晰的傳入亞瑟的耳裡,「現在的我有什麼地方比不上小時候的我?你看看我,我又高又壯,又是無所不能的h ero!從前我做不到的,現在我通通都能做到了!我想要你承認現在的我,而不是一直追逐著過往的我的形象!」

亞瑟低垂著頭,不知是醉倒了或是不想回答阿爾的問題,他只是抿著嘴不發一語的聽著,「快承認我吧,承認現在的我才是阿爾弗雷德,別再對著過去的亡靈念念不忘了!」

「有什麼差別嗎?所有人都已經認同了你的努力,你又不需要我的肯定。」

「不,我很需要。」

亞瑟疑惑的抬起臉,阿爾此刻的表情是他從來不曾在他臉上見過的嚴肅,「你必須承認我的確擁有與你平起平坐的地位,唯有這樣,我才有資格愛你、擁抱你。」

等亞瑟被酒精泡爛的腦子順利轉動理解了阿爾那段根本是告白的話語時,他的身體早已先大腦一步做出反應,頰上通紅的色澤一直染到了脖頸與耳根,而青年則是有些彆扭的別過臉,卻還是忍不住瞪著亞瑟直瞧,希望他能對自己的告白做出一點基本反應。

「愣著做什麼?說話啊!」

「你......你想要我說什麼?」

「......你在問這個問題之前,已經作好了被我掐死的心理建設了嗎?」

「啊......」意義不明的音節從亞瑟喉間飄出,阿爾瞪了亞瑟一眼,不耐煩的搔了搔腦袋,然後朝亞瑟招招手。

「過來。」

「為什麼我非得照著你的話做。」

「那我過去也是一樣。」

亞瑟仰著臉,看著站在身前俯視自己的高大青年皺眉抱怨,「沒事長得這麼高幹嘛?你不知道這樣仰著頭看你是很累的一件事嗎?」

阿爾笑了,順從亞瑟的願望單膝著地跪在他身前,執起亞瑟的手在手背上輕輕一吻,緊抓著那亟欲抽回的手掌,阿爾的吻這次落在亞瑟微啟的唇上,亞瑟愣愣的看著阿爾,嘴裡還喃喃念著笨蛋笨蛋之類的話,卻無法抗拒阿爾第二個、第三個以及接下來無數個親密的吻。

被那人緊緊擁在懷中,亞瑟覺得自己的臉像火燒般滾燙,阿爾的嘴又湊向耳畔低聲要求,「親我一下,算是道晚安吧。」

「一個就夠了?」脫口而出的話讓亞瑟忍不住想找針線把自己的嘴巴縫起來。

阿爾低低的笑聲搖撼亞瑟的耳膜,「當然不夠......所以,想來我家還是去你家?」


================
動畫26回
發酒瘋的亞瑟真是太萌了(淚目啊啊啊啊,鼻血噴中)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生菜的噗浪
雲馥的噗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