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藍色情人節



警告:

此為A P H國家擬人衍生作,與一切實際人物、史實無關



===========================





厚實的大掌穩健的操縱方向盤讓華麗的跑車駛出停車場,順利的滑入車陣中,隔著眼鏡鏡片的藍眸專注於眼前的路況,偶爾會在停紅燈的時候,不耐的用手指敲擊著方向盤,若是在平日,亞瑟肯定又要搬出長輩的架子囉哩囉嗦的罵他習慣不好,只是今晚的亞瑟異常的安靜,偏著頭只用長滿亂糟糟金髮的後腦勺對著他。

一句話也不再對他說。

阿爾輕咳一聲,伸手調整了一下後視鏡的同時偷瞄了一眼鏡中亞瑟的臉,二十三歲卻比他還更像小孩的細緻臉龐沒什麼表情,視線跟隨著車窗外不停飛逝的景色移動,也不知道他開車開得這樣快,亞瑟還能怎麼仔細欣賞窗外的風景?

也許他也不在乎吧?這座城市興盛的太快速,亞瑟還來不及好好認識他,他就已經變了另一副模樣。

一個緊急煞車讓愛車的車頭緊貼著前方的車子的屁股停住,想來對方該是嚇出一身冷汗,不停對著車後的冒失鬼拼命罵著髒話吧?想像著那畫面的阿爾一笑,同時也不耐的按響喇叭催促對方盡快駛離,從一坐上車開始就沒有別的動作的亞瑟突然伸手轉開收音機,從音箱裡傳出來的是一名在亞瑟家非常有名氣的男歌手的歌聲,悲傷的歌詞卻配著輕快的旋律,在滯悶的車內悠然迴盪著。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I saw you face in a crowded place,

And I don't know what to do, 'Cause I'll never be with you.

阿爾皺起眉,伸手打算切換頻道,亞瑟卻拍開了他的手,一直到這首歌曲播完為止,亞瑟都像要守護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用手緊緊的擋在汽車音響的開關前,不准阿爾越雷池一步。

「不過是首歌。」阿爾無奈的看著終於肯鬆手的亞瑟一眼。

亞瑟還是沒有回話,偏過頭去像是要忍受著什麼似的閉上眼睛,阿爾的長嘆若有似無的在即將碰觸到亞瑟的耳廓之際崩解,只留下一絲支離破碎的餘聲。

「今天可是情人節啊,你難道就不能不要選在這個時候鬧彆扭嗎?」

亞瑟輕哼一聲,又想起稍早之前他們在餐廳裡頭大吵一架的事。


「這間餐廳很不錯吧,h ero我的品味果然是不同凡響。」阿爾得意的吸著可樂,一邊比手畫腳的稱讚漢堡有多麼美味,薯條又是多麼酥脆。

「再好吃也不過就是漢堡罷了。」亞瑟不耐煩的打斷阿爾的話,他不敢相信阿爾連續打了幾天的越洋電話興高采烈的約他共度情人節,卻是帶他來這種要氣氛沒氣氛、要美食沒美食的餐廳吃晚餐,視線再次移到左腕的手錶錶面,距離午夜的飛機的起飛時間還有四個多小時,亞瑟卻開始擔憂起家裡堆得跟山一樣高的文件該怎麼處理。

「漢堡又怎麼樣?一旦跟你的殺人廚藝比較,再難吃的東西也會變美味的。」不滿亞瑟頻頻關注時間的動作,阿爾忍不住尖刻的回嘴。

「我的廚藝又怎麼了?你還不是靠我辛苦煮飯養大的!」

「吃那種像生化武器一樣的飯還能長得頭好壯壯,簡直就是奇蹟。」

亞瑟不回話了,頓時黯了幾分的臉色讓阿爾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踩到地雷,小心的摀起耳朵準備承受亞瑟連珠炮似的髒話攻擊,卻只見對桌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優雅的起身,居高臨下俯視著他的碧綠眼眸一如往常的高傲,「謝謝你讓我清楚的理解了你是多麼厭惡那段和我共同生活的日子。」

阿爾張了張嘴卻找不出適當的話反駁亞瑟,只能急急忙忙結了帳,然後亦步亦趨的追著亞瑟一起走進停車場,氣自己的笨嘴拙舌,也氣亞瑟對於他為了獨立而不惜與他決裂的這件事耿耿於懷,阿爾也跟著閉上嘴,緊抿的唇像一條剛硬的線,緊皺的眉布滿陰霾,而亞瑟卻逕自開門上了車,安靜等著阿爾發動引擎將兩人帶離餐廳。

阿爾知道若不是亞瑟的護照與機票等等東西都還放在他家裡,亞瑟肯定就在出了餐廳的第一時間內就跳上計程車直奔機場,不給他解釋的機會便自顧自的離開,向來喜歡有話直說的阿爾最不能容忍的便是亞瑟這個壞習慣。

偏偏他又無法忘懷當時得知自己叛離亞瑟的時候,亞瑟故作堅強、卻難掩心碎的痛苦表情。


「喂,下雨了耶。」

「我沒瞎。」

看著細小的雨絲逐漸增強勢力成為強而有力擊打著車窗玻璃的水珠,亞瑟冷眼看著阿爾熟練的倒車入庫,鐵捲門將車庫外的風雨小心的擋在外頭,亞瑟下了車,仍可聽見雨水敲打著屋頂時發出的巨大聲響。

「今天就先住下來吧。」

以不容亞瑟拒絕的態度強硬的拉著那身高與體格都遠不及自己的男人快步進屋,雖然沒聽見慣聽的髒話在自己身後響起,但阿爾還是懂得什麼叫做暴風雨前的寧靜。

一進屋便被一堆換洗衣物以及毛巾浴袍等東西塞了滿懷,還沒來得及反應又被推進了寬大的浴室中,砰的一聲,浴室門被甩上了,如果不是知道這間浴室的門只能由內側反鎖,亞瑟真的會懷疑阿爾是不是想就這樣把他鎖在這裡,好等他氣消之後再放他出來。

想來阿爾已經再打電話給航空公司取消他的飛機票了,亞瑟輕嘆一口氣,反正他是不可能在今晚回到家了,不如就好好放鬆心情洗個澡吧。

只是等亞瑟洗完澡之後,便看見阿爾一個人倒臥在長沙發上睡得死沉,亞瑟沉默的在他身側站了半晌,不敢相信這人居然神經大條成這樣,火大的捏著阿爾豐潤的臉頰卻捨不得使勁的掐下去,亞瑟嘆了口氣,頂著半乾的髮坐在阿爾身旁凝視他的睡顏。

「睡著的樣子還是像個小鬼嘛。」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嘟囔著,亞瑟搖搖頭,又將阿爾的腿搬上自己的膝蓋擱好,然後仔細的幫他除去鞋襪,最後還回房間找了條毯子替他蓋上,越做越覺得自己像個老媽子,就是放不下親手帶大的孩子,才會為他擔憂得太多,卻反而被人嫌棄愛太沉重,需要更多自由。

亞瑟呆坐了一會兒,身旁那人仍是沒有醒來的跡象,打了通電話預約了明早的飛機機票,又收拾了一會原本就帶得不多的行李,亞瑟站在阿爾的房門前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轉身走向很少使用的客房。

在亞瑟離開之後便一直睜著眼睛傾聽亞瑟的動作的阿爾才終於起身,若有所思的凝望著客房緊閉的房門。

第二天一早,兩人依舊沒什麼心思交流,只是悶著頭趕行程似的匆匆忙忙把早餐吃完然後開車到機場。

阿爾沒有目送他上飛機的習慣,把他扔在機場門口便開車就走,亞瑟也不奢求他會突然轉性來個十八相送,只要臨別時他別又來段氣死人不償命的發言就好,登機通知的廣播迴響在機場大廳內,亞瑟伸手往西裝內袋裡掏機票,卻有個彩色的小紙團跟著他的動作滾了出來。

亞瑟低頭一看,才發現那是一團漢堡的包裝紙揉成的紙團,會對他做這種無聊的惡作劇的肯定只有阿爾那個臭小子了,亞瑟覺得自己的嘴角在抽搐,懶得跟笨蛋計較太多,紳士就要有紳士的完美風度,撿起紙團往最近的垃圾桶裡一扔,亞瑟頭也不回的登機去了。


幾個星期過去了,一直等著亞瑟主動打電話來的阿爾怎麼也沒等到電話那頭罵自己笨蛋的聲音,阿爾掙扎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撥了通電話給亞瑟,電話那頭依稀可以聽見許多人討論的聲音,亞瑟的嗓音壓低了透過話筒傳了過來,『有什麼事嗎?我正在忙。』

被亞瑟冷淡的回應挑起了怒氣,阿爾差點又一股腦兒的說出許多肯定會激怒亞瑟的話,但最後他還是逼自己做了許多個深呼吸,「我寫給你的信,你有看到嗎?」

『什麼信?』

「上次我送你去坐飛機時,放在你西裝口袋裡的那個......」

『漢堡的包裝紙?早扔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那是我......」

『任誰來看都會覺得那是垃圾好嗎?』光是那不耐的語氣,阿爾便能猜想到亞瑟肯定在電話那頭撇著嘴角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廢話少說,扔都扔了你還期盼我飛回你家去找出那團紙嗎?直接告訴我上面寫了什麼就好。』

「對不起。」

『什麼?收訊不好我聽不清楚。』

「我說:對不起。」

電話那頭安靜了很久,久得阿爾都要以為亞瑟是震驚過度而失手掛斷電話了,最後他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吸氣的聲音與冷冷的一哼,『這種重要信息難道你就不能好好的找張紙寫起來嗎?』

「我手邊剛好沒有信紙嘛。」

『是你根本沒有良好的禮儀習慣吧。』

「那不是重點,總之,h ero我的訊息你有收到就好。」

『啊......你突然變得這麼坦率真讓人不習慣。』

「下回換h ero我去找你吧,要請我吃好吃的東西喔。」

『敢嫌棄我的廚藝,小心我把你掃地出門啊笨蛋!』





====================
本來是要寫老人(?)和年輕人的代溝的
反正就歡樂走向了攤手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生菜的噗浪
雲馥的噗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