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與鷹】一、Childhood 06. (著:雲馥)

APH衍生文、(微)米英向


++++
06. 會教壞小孩的東西要藏好

這天下午天氣宜人,玫瑰園裡經過一個上午的整理顯得格外順眼,這時候來一壺溫度適宜、香氣動人的紅茶搭配著三層的小點心是最完美的茶會享受,至少亞瑟‧柯克蘭是這麼認為的。
「亞瑟先生、亞瑟先生!」
阿爾跟馬修興致衝衝的跑來,仔細一看手裡還拿著一副鑰匙,相對於小朋友的熱情充沛,亞瑟懶洋洋的攤在躺椅上享受著美好的紅茶香氣,雖然是這樣看起來依然很優雅。
「甚麼事?」
「亞瑟先生,我可以去閣樓玩嗎?」
「閣樓?」
「亞瑟先生房間旁邊的閣樓啊!」
「好啊,可以啊。」應該沒甚麼不能看的東西吧?
「哇!好耶!」
兩個小孩得到允許之後就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留下昏昏欲睡的亞瑟,突然亞瑟感覺到一股不安的感覺,那個閣樓裡有放了甚麼不可見人的東西嗎?將手上的紅茶杯放下,伸手打了哈欠……啊!
「啊!」亞瑟突然想起甚麼驚跳起!
他連忙三步兩併的追著八成已經進去閣樓有一段時間的兩個小孩,有東西不能給小孩子看的啊!
++++
「這是甚麼啊?」
「嗯,甚麼?」
馬修指著地板上被紅絨布包起來的東西,感覺起來方方正正的。阿爾正在想辦法撬開鎖的死緊的箱子,雖然直接一拳打出個洞比較好開,但是亞瑟又會囉哩叭唆了。
「好像是放畫的布吧!」阿爾思考了一下,想到又是亞瑟收藏的名畫的一瞬間就沒了興趣。
「真的嗎?」相反的馬修倒是興致勃勃想要解開紅絨布袋上的繩結。
阿爾繼續撬著箱子,最後還是沒耐性的用腳輕輕的在鎖上面一踹,感覺到鎖已經比剛才鬆動了,阿爾毫不猶豫的就翻開了蓋子,很顯然這個箱子八成還是毀了。裡頭擺放著單眼的望遠鏡跟金鉤子,底下來有金匕首跟長劍!
「唔噢!好酷的東西!」
雖然是個巨大的箱子,但裡頭非常整齊,下面用布袋包起來的東西,裡面有著各式的小玩意,在下面是放著整整齊齊的布袋,裡面好像是衣服?
「快解開了!」馬修似乎很興奮的輕聲喊道。
阿爾只是回頭看了一眼,然後轉回頭將箱子裡的東西都翻出來,最下面放了三四本跟航海有關的書,還有著名的英國海盜小說,阿爾預備把小說拿走,相信老愛要他看書的亞瑟不會有任何意見的。
「等、等一下!」只見亞瑟氣喘如牛的出現在門邊,抬眼一看,那個最可怕的東西就在馬修的手上只差最後一步。「馬修,那個不行!」
「甚麼?」只見畫已經露出了邊邊的一角,馬修跟阿爾的視線都集中在亞瑟身上。
「那幅畫,呃……」亞瑟連忙走過去想拿走那幅罪惡深淵的畫。「不能看。」
「咦?」馬修忍不住嘟起嘴,小手抓著一角不放。「不要,亞瑟先生好小氣!」
「小氣?」驚呼,但是這幅畫真的很糟。「總之你,先給我喔。」
亞瑟將已經露出的地方遮掩起來,持續的跟難得固執起來的馬修拉扯,阿爾在旁邊看著本來覺得很有趣,但看到亞瑟驚慌失措的模樣,丟下了手邊的東西朝著亞瑟撲了過去!
「馬修趁現在!」驚人的力氣抱住亞瑟,得到幫助的馬修抓著絨布袋的袋角一拉!
「啊啊!」
畫面呈現了出來,裡頭是穿著海盜服的亞瑟‧柯克蘭左擁右抱著兩個大美女,踩著應該是疑似法/國/人的屍體,四周全都是金銀財寶的陪襯,然後笑得一臉邪惡囂張樣。

「「哇唔!」」馬修跟阿爾眨了眨眼看著那張圖,驚呼了聲。

「呃、這個,我可以解釋的!」亞瑟慌了手腳將畫又丟回絨布袋裡。「那個是……」
本來想解釋自己荒唐的年輕歲月,不過不知道該從哪說起,總不可能說出口當年教育自己的傢伙,是個每天只知道只知道飲酒作樂兼裸奔的不良大叔,隨便丟來的本書卻造成叛逆期的自己嚮往著海上的風光生活吧?邊想著亞瑟的頭上就冒下了斗大的汗滴……
「我知道!」阿爾舉起手,大喊著。「亞瑟演過海盜!」
「咦!」
「咦?」亞瑟跟著馬修也發出了疑問聲。
「不對嗎?」阿爾皺著眉頭思考著。
「呃,是啊,但、但是阿爾你怎麼知道的?」在心裡暗暗的軟倒的亞瑟裝出一副你好厲害的模樣。
「因為我看亞瑟的箱子裡放的都是海盜小說啊!」
馬修立刻閃著欽佩的雙眼看著洋洋得意的阿爾,然後看著阿爾從背後拿出了一本海盜小說,亞瑟眨了眨眼暗暗喘了口氣,要是再挖出些甚麼,亞瑟就不知道該怎麼掰了。
「好了,看你們弄得這麼亂,我要整理了。」裝作生氣的口問看著一團亂的閣樓,亞瑟撫著額。「真是!」
「啊啊!亞瑟生氣了……」
「哇啊!亞瑟生氣了!」
兩個小鬼頭一邊喊著一邊跑出了閣樓,完全不想收拾善後的模樣,讓亞瑟哭笑不得,四周全是一片狼跡啊,無可奈何的嘆氣,捲起袖子開始整理。閣樓邊上的小窗子,可以看到阿爾跟馬修正在外頭的庭園玩,跟精力充沛的阿爾不一樣,馬修總是一下就跌倒了。
「喂,阿爾不要欺負馬修啊!」
「好啦!」

(06.完)
++++
本來差不多寫到這就要換下一章了,不過我在思考一下吧XD
接下來兩個孩子的時光就要結束了呢......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生菜的噗浪
雲馥的噗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