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光!就是那個光!

內啥,先注意事項一下
1.APH同人,米/英向 不災這是啥的請勿踏入
2.標題跟內文沒啥關聯,取名無能爬
================





長久以來,那個下著大雨的戰場一直反覆出現在他的夢境中。

硝煙混著濕潤的泥腥味灌入鼻腔,雨水不厭其煩的沖刷著他與那人的臉龐,跪倒在地的自己仰望著那曾經身高不及自己的膝蓋、如今卻能夠輕易的俯視自己的男人。

男人張開嘴,兩片唇瓣精準的複製出與以往的夢境相同的動作。

哎,別說了行嗎?

閉上眼睛卻無法關上耳朵,亞瑟明白自己該醒過來了,否則他就必須再次承受那時的如刀尖剜著心臟般的劇痛。

輕嘆一口氣,亞瑟總算是在男人開口喊出他的名字的瞬間醒轉過來,睜開眼睛,與他四目相接的是倒掛在天花板上的蜘蛛人,他呆愣了半晌,卻不見對方有任何動作,即使對方正掛在天花板上毫不客氣的瞪著自己瞧,但躺在床上接待客人有違他一向堅持的禮節,他試著坐起身,後腦勺因為他的動作抽痛起來。

皺眉低低的抽了口氣,亞瑟伸手撫了撫後腦勺,柔軟的髮絲掩蓋著面積不小的腫塊。

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偷襲他了?

亞瑟緊張的環視這間貼滿了各家英雄的海報的房間,最後他下了床,小心翼翼的將耳朵貼上門板想事先察探一下敵情,那扇厚重的門板卻在下一秒鐘被人推開,重重撞上他的側臉,亞瑟痛得喊了一聲,抱著自己受創的臉蛋蹲在門邊,眼淚差點就落了下來。

「亞瑟,你蹲在這裡做什麼?」

亞瑟抬起頭,透過滿眼的眼淚望過去,他僅能依稀辨認出一抹穿著運動外套的高大身影。

「怎麼哭了,不會是摔倒又撞到臉吧?」忍著笑看著亞瑟微腫的半邊臉頰,阿爾伸出手去想替他抹去眼淚,但很快的便被亞瑟揮開,只見他慢騰騰的轉過身去背對阿爾,一邊揉著臉一邊悶聲問道。

「你來這裡作什麼?」

「這裡是我的房間。」

啊,原來是Hero控的房間,難怪到處都貼滿了那些超級英雄的海報,亞瑟無力的垂下頭,「為什麼帶我來這裡?」

「我想你應該不記得了吧,你在會議上昏倒了。」

「......啊?」這是要他回家記得找家庭醫生做一次全身性健康檢查的警訊嗎?

「東尼不小心算錯了座標,所以他降落時正好踩在你頭上,這也算是某種形式的天降奇蹟吧,HAHAHA........」

「你這傢伙,碰到這種事情你應該先跟我道歉吧,居然還嘲笑我?虧我以前還那麼盡心盡力的教導你完美的英式禮儀,真是白白浪費我的精力了。」

「別一直蹲著,小心腿麻了站不起來。」面對亞瑟的連串砲轟,阿爾臉上還是帶著滿滿的笑意,硬是把亞瑟塞進小沙發中,阿爾轉過身去朝門外招招手,那個被阿爾稱呼為東尼的灰色乾瘦人形很快的走進房內,對著亞瑟的臉就是一長串聲調尖厲、但意義不明的話。

發現亞瑟正一臉茫然的望著自己,東尼很快的改說起一口流利的英語,「這次是在下的失誤,還請亞瑟先生原諒,如果有需要,在下願意全力協助貴國的科技發展......」

「真是感謝你的好意。」苦笑回應了東尼的提議,亞瑟搖搖頭,「天色暗了,我也該回家了。」

「急著走做什麼?屋外還下著大雨呢。」

低沉的嗓音滑過自己耳畔,亞瑟撫了撫瞬間爬了一層雞皮疙瘩的頸子,擰眉看著正微笑著將冰敷袋貼上他的臉頰的阿爾。

「賽巴斯欽應該還在等著我回去......」

「那又如何?難道你不覺得留下跟我敘敘舊,會比回去跟你的老管家共進晚餐來得有趣嗎?」

「你究竟想說什麼?」

「好久不見、我想念你、我想跟你一起吃漢堡聊Hero......」看著亞瑟白皙的臉明顯浮現了困惑與抗拒的表情,阿爾俯下身去,一手貼上亞瑟發紅而冰涼的半邊臉頰,另一手則是搭上了他頸上繫的領結。

「......但我最想說的是:我想親吻你。」

「......啥?」

「我想剝光你這身整齊的禮服、啃咬你的肌膚、在床上將所有力氣都用來擁抱你。」

「搞什麼?你是色情小說看太多了嗎?」

「我喜歡你。」

「......」亞瑟無法回話,那雙天空藍的眸子早已脫去昔日的稚氣,堅毅的眼神、緊握自己腰身的強勁力道都讓亞瑟徹底的領悟,眼前的阿爾再也不是從前那個會跟在自己身後搖搖擺擺走著的小不點,而是身高體型都比自己壯碩許多的男人了。

阿爾的擁抱很緊,熾熱的體溫隔著布料都還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亞瑟仰起頭,阿爾的吻像飛花一般飄落在他臉上,他閉上眼睛心想自己該推開他吧?

但是阿爾的懷抱如此溫暖,替他隔絕了從窗外透進來的刺骨寒意,一時之間,亞瑟竟然又有些捨不得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生菜的噗浪
雲馥的噗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