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與鷹】一、Childhood 03. (著:雲馥)

APH衍生文、米英向、法叔輕微正經扭曲(被毆死)

++++
03. 薔薇的故事(中)
天空異常的昏暗,八成開戰後不久就會下雨吧。望著天空,亞瑟輕輕的嘆了口氣,明明是開戰前幾乎凝結的氣氛,他卻將手從劍柄上移開,將自己鬆了的馬尾重新綁緊,四周的騎士們沒有多看他一眼,緊盯著前方的野人軍團。
「弓箭準備──」號令兵喊著。
約四十個穿著褐色盔甲的弓箭手立刻整齊的蹲在軍隊的最前方,左手架著弓,右手則還未碰觸到箭羽。所有人靜等著指示,號令兵看了連頭都沒抬的亞瑟一眼,然後看著遠處已經蠢動著的敵軍。遠方的敵軍殺聲震天,密密麻麻的黑點快速的靠近中,一千米、八百米……
「預備!」亞瑟望了一眼前端立刻下達指示。
「預備!」號令兵重複了一次。
六百米……
「穩住!」
「穩住、穩住!」
五百米……
不只是弓箭手,後方的盾牌軍與戰士都蓄勢待發,當敵軍近到只有三百米的瞬間!
「射!」
箭矢像天空降下的雨水一樣落下,不過不同的是降下的雨將會染紅大地,沒有時間想些有的沒的,弓箭手立刻退後,第二輪的弓箭手向前……
「射!」亞瑟的手回到了劍柄上。「弓箭手退、劍!」
快速的指示,讓第二輪的箭雨一出,連著自己腰際的劍,森白劍光在灰暗的天空下就像變成了一座詭異的劍之森林,左手韁繩一收,馬兒隨即揚高了前足!
「殺──!」
白馬染著天空的灰色,第一劍劃下去的瞬間,雨滴從天上墜落了下來……洗滌那大量噴出的血液,鮮紅的像是要奪去人雙眼中的神彩。一瞬間,染紅的眼裡已不見那碧綠如湖水的平靜,紅、紅、紅,大量的紅色在灰色的空間裡宣示著主權。
這就是戰場。
++++
「亞瑟呢?」遍尋不到亞瑟的某位騎士問著。
「在禱告吧。」
忍耐跟爆發只繫在一個人身上,只需他輕輕的改變意念跟想法,所有的一切都會被改變。那個永遠像紳士一樣的男人,跟所謂的貴族不一樣,他只是永遠掛著嚴謹的面貌,溫順的氣息……一種特別的領袖氣質。
『亞瑟,對我們來說,我們服從的,不是那遙遠的貴族跟長官,也不是那記憶中的故鄉家人,而是你……』
『只服從生存的本能,還有你。』
那是一種暗示。
亞瑟是知道的,那暗示中代表的是什麼。不心動絕對是騙人的,但是更多的是那幾乎已經忘記的所愛之人的依戀,還有跟自己跟那個人分別的意義。雖然也許對於那個男人而言,自己不過只是一個他曾經指導過的騎士。而也許只有自己,才認為彼此之間有所謂的「連繫」吧?
++++
比陽光還要耀眼的燈光在奢華的大廳裡迴旋,不管哪裡都滿布著男人與女人,難得穿著勾勒著蕾絲的標準華服,平時總是穿著騎士布衣的幾個騎士顯得不自在,那生澀的舉動變成了大廳中扇子底下的話題。相對之下,其中有個人就顯得自然,雖然很少出席這種場合還是讓他有些羞澀,風度翩翩、對談溫文有禮,簡單的形容就是一位紳士。
「那是亞瑟‧科克蘭?」
「呀……看不出來是『那種地方』來的人呢。」
「看起來很可口的樣子……呵呵。」
扇子下傳來的視線跟低語都顯得放浪,跟表現出來的外向完全不同,這就是所謂的社交宴會。亞瑟一邊跟四周的貴族打招呼,一邊等著該會到的人。
『亞瑟,那場舞宴我會跟你碰頭,所以要來喔。』
跟著來的幾個騎士受不了這樣的氣氛,私下通報後就先離開了,亞瑟還拿著酒杯靠在舞池邊不太受人打擾的地方,法蘭西斯……你再不出現我就要走了。不自覺的轉著酒杯,碧綠色的眼眨了眨,一個羞澀的少女來到他的眼前。
「您不跳舞嗎?」
很明顯的暗示。
暗暗深吸了口氣,亞瑟露出親切的笑容伸出手。「若您能與我跳下隻舞,將會是我亞瑟‧科克蘭的榮幸。」
當音樂聲響起的時候,帶著她滑入舞池的一瞬間,竟讓所有人都驚嘆了一下,明明不是個長相起眼的男人,頂多是清秀的臉蛋,一瞬間竟讓目光聚集了,那如同豺狼虎豹般的想將那看似青澀紳士吞吃入腹,不管是女人是男人。
包括正從玄關摟著兩個美人的法蘭西斯。
正在跳舞中的亞瑟很認真的望著共舞的女孩,音樂、舞步還有眼前羞怯的人兒,他的專注異常的迷人,讓這個滿布淫麋思想的舞會瞬間帶著難以理解的清新,是的,清新,也許可以用這個詞。
一隻舞要連跳三支曲子,當曲子結束的瞬間,亞瑟注意到他要等的男人已經悄然出現,摟著一個總是對他飄來挑弄眼神的貴婦人走出了舞廳,眼神一斂……他沒有再接受下一個邀請,跟著那消失的蹤影來到了花園旁較為隱密之處。
「你的客人今天到是很活躍啊。」
「什麼客人,夫人您愛說笑了,『那種地方』來的人怎麼可能是客人嘛……」輕挑的口吻略帶著諷刺的笑意。
「呵呵,也是,那我今天就不客氣的『邀請』他囉,有一個這麼好的老師,他應該也不差吧?」那調笑的口吻讓人想入非非。「你說是嗎?法蘭西斯?」
「唉呀,這麼說我真是榮幸啊,不過,我想他應該是不會拒絕的,像您這麼有權勢的女人,他應該巴不得想要攀上吧……」
握緊拳頭,沒有從躲避處走出來,亞瑟忍住磨牙的怒意,本想著等事情告一段落再進去打擾,沒想到就讓他聽到了這樣的一段話,亞瑟呼吸緩慢而劇烈,被四周不可告人的喘息聲所掩蓋著。連他轉身離開的聲音都沒驚嚇到任何人……

那天晚上,亞瑟‧柯克蘭接受了羅蘭夫人的邀請。
那天晚上,羅蘭夫人非常滿意。

(待續)
++++
呃,就是那個意味。
不用想太多,總之我就打算寫灰暗了
童年篇
應該只有阿爾會比較開心(喂喂)

喜歡法叔的人不要打我,其實法叔只是一個彆扭的傢伙而已XD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亞瑟注意到他要等的男人已經悄然出現

這句話我很糟糕的看成"他家的男人"
摀臉
阿爾不要揍我

No title

哈哈 這篇本來就為法英 這樣看也行 反正阿爾還沒出現
他管不到(被揍死)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生菜的噗浪
雲馥的噗浪